追蹤
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系友會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為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之系友會交流園地,歡迎系友們多多利用,有空回來系上看看坐坐喔!

(本部落格文章及照片不可下載)

-分享‧共享‧互助共生-
  • 460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0026--2009年校慶活動系列報導一--懷念郭親儒系友

 
 
 
 
 





之一:懷念郭親儒系友逝世十三週年


2009年的11月2日是29屆郭親儒系友逝世13周年紀念日,11月2日恰巧也是我們東海校慶紀念日。13年前(1996年)的校慶日,服務於高雄醫學院醫學社會系並在母校社會工作研究所博士班就讀的郭親儒系友,因罹患「原發性動脈高血壓」進行肺臟移植手術引發敗血病而逝世於台大醫院,得年33歲,英才早逝,回想起那段日子,真是令人悲慟不已。
 
雖然活潑可愛的親儒系友已離世13年,但因著同是29屆化工系謝佳達校友為愛妻成立的「親儒紀念獎學金」(特別獎勵熱心參與志願服務工作的東海社工系大三在校生),使得親儒系友生前對社會工作的投入,特別是學生時代積極參與各項志願服務之精神得以傳承,令母系全體師生感恩懷念。自86學年度至今,社工系在校學弟妹,已有12位同學獲獎(吳興宗、張瑋珊、楊淑宜、黃英琪、謝若涵、李依芳、張育瑋、鄭雅竹、李婉仙、楊子槿、姬佩君、蔡佩靜),這些獲獎學生在畢業後無論在專業工作領域或升學方面,都有優異的表現,值此親儒系友逝世紀念日,系友會謹代表社工系特別向謝佳達校友表達至深的謝忱及對親儒系友的無限思念,希望藉由本文的刊登  讓更多系友認識這位系友其人其事,並祝福謝佳達先生及親儒系友的孩子平安健康幸福。
 
                                           
 
之二: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親儒紀念獎學金申請辦法



一、緣起:郭親儒女士一生對社會工作的投入不遺餘力,其教學認真,對同學愛護有加;親儒畢業自東海大學,歷經大學、碩土班,畢業後於高雄醫學院醫療社會學系擔任講師,並積極參與各項志願服務;之後,回到東海大學繼續進修博士班課程,在學校中各方面表現傑出,尤其對各項志願服務工作之參與及熱誠,備受矚目與肯定。但不幸因病逝世,其家屬與夫婿謝佳達先生發揚其遺志,紀念其善行,並傳承親儒女士在大學時期對志願服務之精神,捐款新台幣參拾陸萬元,以其孳息,作為獎助社會工作系學生研究社會工作之基金,並組織學生事務委員會(原為獎學金委員會),負責辦理獎助學基金之管理與審核頒發事宜。
二、申請資格:以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學生為主。三、名額分配:社工系三年級學生一名。
 
四、申請時間:每年辦理一次,定於三月一日起至  三月三十一日止。
五、金額:以每年孳息所得,每名獎學金新台幣貳萬伍仟元整,孳息不足之數,由謝佳達先生補足。
 
六、申請條件:1、具從事社會工作相關志願服務之經驗且表現優異者。
              2、學業成績優異者。
 
七、評審標準:1、志願服務表現佔70% 。
                        2、學業成績佔30%。
 八、申請手續:1、填寫申請書一份。
                         2、志願服務證明。(影本即可)
                         3、繳交大一至大三上學期之學業  及操行成績證明。
 
九、獎學金之核發:由學生事務委員會(原獎學金委員會)進行初審,複審經系務會議通過後決定。
 
十、本辦法經學生事務委員會(原獎學金委員會)通過,並經系務會議通過後實施,修正時亦同。
 
十一、附則:受獎學生概況及志願服務評比,宜以正本寄發告知獎學金提供人,以得認同。
 
 
之三:郭親儒系友介紹


    (原文刊登於1996年11月所出版的”東海社工系友簡訊”第19期)


 
前言


今(1996)年2月間,29屆郭親儒系友經診斷不幸罹患有「原發性動脈高血壓」,因此她暫停下了高醫醫社系的教書工作,也從東海社工所博士班休學,之後進出醫院多次,等待肺臟的移植。十月下旬雖在周玲玲、朱志奇(台大醫院)、熊蕙筠(亞東醫院)等多位系友努力下,獲得肺臟移植之機會,但她仍不幸於手術後引發敗血病,於十一月二日東海校慶的那天早上病逝於台大醫院,得年33歲。為了懷念她,我們特別刊載了她的住院心聲及東海學妹、高醫同事、學生對她的懷念文章,希望大家一起為她先生、兒子、家人親友祝福,也請認識她的人看了此消息後節哀!



 
傷心與祝福


 羅裕憬(高醫醫社系畢業生)



我記得在我大一時
郭老師教我們社工概論
對於剛接觸原文書的我們,沒有人讀完指定的部份
老師有些生氣的對我們說
”我到台北開會,晚上在旅館都讀的比你們認真!"


大二上個案工作是早上八點到十點
沒有一個人對這門必修課有精神
老師說啊:每個人讚美老師一句話
全班開始誇張的形容老師的美麗,總算都醒了…
大三時,老師來台北考試,記得是雙十節
一起在台北的家的頂樓看煙火


大四學士論文的指導老師選她
論文的謝詞是感謝她的”耳提面命加恐嚇”

研二有幸又在束海與她相遇
等她上完個案去呱呱吃飯,
大家各忙各的
順便抱怨各自的學業


寫論文時公式導不出來的六月
打電話到她新竹的家用力的對她大哭了兩場
然後畢業,工作…


在台北與她相遇,想不到竟然是在台大醫院等肺
同學們的祝福及關心
加上她老對自己病情開玩笑的樂觀
還是熬不過這一關


對於一個跟隨我從大學歲月走來的啟蒙者
郭老師無疑是影響我最深的一個人
看著她離開我們
絕對不是”失落”或”遺憾”兩個字可以形容的…
 
 
向上帝借時間一等待肺臟移植的日子


(轉載民生報八十五年九月三日第29版)


郭親儒


這是第六次住院了。二月經診斷為『原發性肺動脈高血壓』後,進出醫院已是稀鬆平常的事了。還記得當時容易喘,全身浮腫,只要動作大一些就眼前一片黑,甚至昏倒。而由南部搭救護車到台大就醫的第一晚,竟然就休克了。幸好在搶救後復甦過來。經過這種生死一線的掙扎,自己更瞭解了肺臟移植的必要,但相對地,等待的日子卻十分難捱。


    朋友問我:『 決定接受移植,難道不怕嗎?』天知道,怎麼可能不怕?幾次還在夢中被持刀的醫護人員嚇醒呢!由於身體狀況起起落落,最可憐的是家人;只要我一不舒服,他們就緊張的安排送醫,心裡又急又慌,而我卻只能無力地躺在病床上,十分自責。最難忍受的是,看著自己的小孩,卻沒辦法摟抱他、逗弄他,實在愧為母親。


    這次在台大住院,身體越來越虛弱,本是意料之中,由於需仰賴強心針,不只讓自己活動空間變小,兩手也因長期注射又紅又腫的。儘管夜裡的救護車聲音曾帶給自己一線希望,但兩個多月來,隨時間的消逝,卻讓自己越來越沒信心,常擔心還沒等到,就支撐不下去了。每到夜晚,躺在病床上,想著暫時放棄的親情、工作、學業,加上身體的不適,真是可怕的折磨。

 

    生、老、病、死,雖是人生必經過程,但等待肺臟移植的日子,卻只能聽任上天的安排。如果有機緣遇上合適的捐贈者,最高興的應是關心我的親友吧!不知上天還可以借我多少時間?

 

訴不盡的懷念~悼郭親儒老師


高醫學生輔導組董力華老師


郭老師於十一月二日因敗血症病逝臺大醫院,
並捐贈眼角膜
遺愛人間,得年33歲。


認識郭老師的人都知道,她是一個熱愛生命、努力不懈的人,
而更令人不捨的是:她總是努力帶歡笑給大家,對人對事都是體貼周到,
常常把自己放在最後。


她的早逝,令人感傷痛心。此後,除了無盡的懷念,也希望
認識她與愛護她的
朋友們,把悲傷化為祝福,在心中為她祈福

 
 
懷念老師

高醫學生
 
唉!人生無常啊
那個可愛開朗的郭老師居然已經走了
想當年還在她的努力開導下展開自己的新生活
現在居然就已經聽到她走的消息
我想我真的失去一位好老師也失去一位好朋友了



 
郭親儒 生平小記

民國53年9月22日出生
民國72年9月~76年6月東海社工系畢業
民國76年9月~78年6月東海社工所畢業
(碩士論文:精神醫療團隊功能之評估研究 獲國科  會研究獎助乙種)
民國78年8月~        高醫醫社系講師
民國83年                 結婚
民國83年9月           東海社工博士班研究生
                              東海社工系兼任講師
民國84 年               生子
民國85年11 月2日  與世長辭,得年33歲
 
 

不再等待未來

31 屆黃春華


 
一張寫著『郭親儒:06 -2272757』的黃色紙條,貼在我的電話本裡己經半年了,我始終沒有撥過這支電話。


    自從知道親儒學姐生病後,因為錯過了臺大醫院探病的機會,我總在等著,等某一天,等我有空、有心情時,應該打個電話跟學姐作『禮貌性』問候。想著想著,然後,我繼續在自己的生活中工作、遊戲,繼續忙於自己的憂悲苦惱、喜悅歡愉…。我想(其實也只想過-、二次),學姐的病一定會好起來。逐漸逐漸,我的腦海裡已不再想起這件事。只有在要打電話給朋友而必須翻開電話本時,才會看到那張寫著電話號碼的黃色紙條。


    可是,我還是沒打電話。在我的生命中,親儒學姐只是我大學回憶的一部份,與我現在的生活沒有一點點關聯。


    我是這樣一個無情的人。這無情,讓我付出了從今以後再也見不到她的代價。只能在此刻自言自語地說些話,或許有點希望學姐也聽到吧?


    我知道,雖然現在我用沉痛的心情寫下這些文字,不久的將來我必將遺忘學姐已經去世的這件事;我也知道,即使將來有一天我離開人世,地球仍然繼續轉動,我的親朋好友仍然會繼續過他們自己的生活,直至把我完全遺忘。任何曾經讓我刻骨銘心、痛徹心扉、激情狂喜的人事,都將在心跳消失的同時化於無形。這世間,大概就是這樣的無奈與殘忍吧。

只是,這通無法再撥的電話,讓我不禁感慨自己常常在想我應該如何如何對別人好,可是,我的身體還是站在原地不動。


    我不想讓這樣的遺憾再次發生。


    『世事紛紛如電閃,輪迴滾滾似雲飛』,我希望自己永遠記得,此刻、現在就要對別人好,不再等待未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