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系友會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為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之系友會交流園地,歡迎系友們多多利用,有空回來系上看看坐坐喔!

(本部落格文章及照片不可下載)

-分享‧共享‧互助共生-
  • 460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0025--22屆王國羽系友的幾則心情與經驗分享

                      




                       王國羽系友


                   (學士班22屆及碩士班24屆畢業系友)
                (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教授兼圖書館館長)




 
分享一:大度山的歲月
 
各位東海社工夥伴大家好
 
2009年10月17日
我目前人在美國波士頓參加我的母校(美國Brandeis大學)Heller School設立五十周年的活動

我在10月15日星期四晚間抵達
這邊風雨飄搖且溫度很低
感覺到秋涼的美麗
主要的活動在昨天晚上
星期五當地時間六點正式開始
今年最特別的是整個晚宴開場以Professor David Gil為主
由四位老師與之前的院長分別上台感謝他對這個學校的長期貢獻

 
他今年來此教書剛好第四十五年
我的感觸特別深
在這樣的儀式中
我們感懷的不是表面的獎項與歌功頌德
是真的感謝他對我們的啟發與啟示
 
 
在儀式中
特別討論到這個學院當年是希望
給予社會工作專業人員不同的學術訓練與政策討論
五十年過去
學院培養的人才遍佈世界各地


東海社工已經設立將近四十年
我們感到自豪的除了社工員數量與擴張之外
我們對台灣社會的真正貢獻與回饋又是甚麼呢?
人生回首
留下的足跡與事件
才是後人感念的地方
 
最讓我佩服的是
我的老師在致詞中
特別提到所有這個學院之前的院長與已經逝世的教授
 
不忘本
可能是我真正的心得與感想
我飛了大半個地球
花費相當的費用
只為了這短短的幾天相聚在此
但是我知道下一個十年的變化會更劇烈
到時是否可以參加這樣的聚會與這些同學與老師碰面
誰都說不準
 
在晚宴中
台上的講者為了對我的老師表示尊重
每個人都將領帶拿掉
因為Gil從來不打領帶
這樣的舉措引起滿場大笑
在他的家人參與帶領下
以猶太人的風俗舞作為結束
雖然沒有大官與官話
卻是令人感動的一刻
 
 
 

 



 

 
對東海與這個學院的栽培我一樣感謝
最後希望看到這封信的同學與朋友及東海社工人身體健康
歡迎大家來正大學的圖書館參觀與指教
 
我用盡畢生的心血
將美學與人性化的環境帶入這個館的經營
所有社工專業的助人技巧與知識
加上社會福利的管理與應用
都在這個館中可以看到
原來社會工作者也可以經營圖書館且
毫不遜色
 
如果我們過於在口上強調所謂的專業
忘了本身需要對人的熱情
那麼這個專業本身的被淘汰是可以預見的趨勢
 
在波士頓早秋的晨光中
祝福所有大度山上朋友們
 
國羽 2009.10.17.

 
 
        版主註---國羽系友簡介(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

 
 
分享二:


不務【正】業--


我如何應用社工專業經營圖書館



    一切的開始,只是一通電話。吳校長請我幫忙,擔任圖書館的館長。這段充滿挑戰的日子,正是所有不務正業的開始。在之前,我在帶中正大學學生實習時,機構督導往往告訴我,許多社會工作本科系的學生,實習之時,非常堅持只做專業的工作,她們認為打掃環境、管理器材或分配器物等,不是專業工作的範圍,她們只要接個案,作團體與社區工作。專業訓練在這些學生身上,是一種近乎教條式的口號。哪麼,讓我這位受過專業訓練,但是最後並沒有在專業領域擔任第一線工作的東海校友,談談我怎樣將所謂的【專業訓練】帶入圖書館的經營,讓新一代的學生想想自己的專業態度與堅持是由何而來吧?
 
    仔細想想,任何一個大學校園內,學生進出最頻繁的地方,應該是圖書館。中正大學每天平均兩千位到兩千五百位學生進出使用圖書館,這還不包括任何時間都在查詢線上資料的研究生與老師。這個量是指每天開館時間進館使用各種設施與空間的讀者數量。平均大約是學生總人數的十分之一,甚至更高。再想想,圖書館與任何一個人群服務機構相似的地方,我們有館員(工作人員)、使用者(案主)、社區參觀者(社區居民)。每年有定額的預算、內部需要管理各種不同專業背景的館員、外部需要發揮最大的協調能力,爭取經費與預算。同樣的,任何人群服務機構的問題,圖書館也觀察的到,思考僵化、對解決問題欠缺想像力、害怕新的挑戰與任務、不願意面對問題或質疑、欠缺合作精神、行政官僚等等。這些問題,所有與人相關的服務行業,我們都可以觀察到這些組織內部與外部的問題。因此,圖書館有這些問題與現象,並不奇怪,哪麼我要怎樣做呢?
 
    就像任何一位社工員會先做問題診斷,我也是。我認為圖書館的定位不清楚,沒有方向,雖然所有的人都知道它在大學教育的重要性,但是很少人為圖書館定位。我的第一個任務是將圖書館定位為校園中的公共財。屬於公共性格,這樣它才能在各項資源與經費分配過程中,更具說服力。公共財貨的特色就是大家都使用它,卻沒有人真正的珍惜或善待它,看看台灣大小馬路上的各種垃圾就是一個例子。學生使用圖書館卻不知道愛惜,也是相同的道理。如果定位為校園中的公共財貨,接著我的第二個任務與方向是圖書館的主要讀者群是誰?大學圖書館真正的案主群是大學部的學生。他們需要使用圖書館討論功課、查詢資料、做作業、念書甚至休息,大學校園中,大學部學生的學習需求是圖書館的主要服務群體。研究生等使用比較多的是借書與電子資源。
 
    面對數位化趨勢,是否未來圖書館只有關門一途,因為沒有人會進來使用圖書。大多數研究者都使用電子資源與資料庫。我將圖書館定位為校園公共財之際,我也將圖書館定位為服務的單位,因此,我提出【對讀者友善】的概念,勉勵我的館員。要在公立單位讓公務人員有服務的熱忱與友善讀者之心,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在保障過度的機制之下,公務員基本上可以不用提供服務,或至少展現服務的熱忱。我鼓勵他們,唯有我們將服務做好,圖書館的公共性格與特質發揮出來,未來他們才不會面臨關閉館的命運。而服務的對象是與館員年齡差距將近三十歲的大學部學生。我也鼓勵他們,將這些二十歲左右的學生視為自己的孩子。她們生長在物質豐富的年代,沒有真正的吃過苦,日子對她們來說是太容易滿足需求之際,也不太會感激。但是只要拿出誠意對她們好,對她們的問題有所回應且速度迅速,學生都不會太難處理。這樣的任務持續至今,每當館員的反應或回應過於僵化之際,我都需要再次提醒。
 
    現在我知道問題也將圖書館定位清楚了,接著是怎樣展現不同的地方呢?我運用美學的概念,放到整個圖書館的館舍經營與改善之中。美學是種涵養與生活,它不等同於匠氣的美術訓練。在我接手的第一個月,我花了相當的力氣,要求館舍的清潔與乾淨,小到客人來時的杯碗瓢盆,我都需要重新添置與購買,這些小細節卻可以達到最大的效果。我也買了相當多各種花色的抱枕,做為空間的點綴。這些小東西,我都打算將來送給這個館,也不用花費公家的經費。換句話說,我讓館員看到,公共空間可以很美麗與舒適,只要花些小力氣與想像力就可以了。過去一年多,當我旅行時,我會買些當地的明信片或風景照片,然後拿回來裱起來,作為圖書館的裝飾品。我們有太多的牆面、柱體可以放這些東西。這樣各個空間看起來就不會僵硬與死板甚至過時。在家具色彩的選用上面,我大量的使用明亮的色彩與各種不同燈光的變化,讓閱讀空間成為讓人愉快與美麗的記憶,而不是保守黯淡的【書桌】,因此書桌可以是不規矩的多面型組合。椅子的排列可以是圓形或十字形狀。讓學生感受到每隔一段時間,圖書館內部就有一點改變,且越變越美麗。當我決定讓抱枕給學生使用時,一年多下來,遺失的並不多,它們只是在館內各角落流浪。這樣的行為告訴我,學生會珍惜讓他們覺得舒服的東西,並不一定要據為己有。


 
    另外我們也辦理各種演講活動,創意與閱讀競賽活動等都在這個校園中引起話題與學生討論的興趣。滿足大學生對各種資訊的好奇與追求變化的心理,這樣圖書館永遠是它們求學經驗中,美麗回憶的一部分。我記得我第一次推出主題書展與閱讀計畫時,以金庸的武俠小說為主題。各種版本的金庸小說,甚至包括漫畫版,都引起學生的興趣而去閱讀。接著固定的主題書與相關的演講與活動,再鼓勵學生進館使用資源的同時,也提供她們另外一種主題閱讀的樂趣。說到底,這些想法都是一種專業知識的運用,我雖然看不到我的案主,但是我運用各種管道與方法,了解與分析她們的需求,這不是活生生的專業知識運用嗎?每個月的月初,我都仔細看學生的意見與對圖書館的問題,我更講究要求館員的回應,甚至需要批改這些回應,讓他們了解我希望的態度是甚麼?


 
    一年多以來,這個館與館內的改變是非常大,改變的同時也希望帶給館員對自己更多的自信與對未來的期望。要改變一個人群服務組織並不容易,尤其是我們大學教授的行政職任期都有一定的時間,如果改變不是發自內心,將來我卸任以後,很可能又回走回從前的樣子。但是在我的任內儘量地做。也許以後的館員會教育新的館長應該怎樣的推動圖書館的業務呢!
 
    這是一段奇異的旅程,在這個過程中,啟發我自己無限的想像與可能。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有這些能力與美學素養可以發揮在公共空間的營運之上,這些都是多年以來各地旅遊時,各種博物館、美術館等給我的啟發吧。總之,色彩、空間與人,這三個元素讓這個館逐漸的改變。也讓我們想想,為何每棟社會福利的建築都必須一定是這麼醜陋不可呢?社會福利的建築與設施也可以很美麗與充滿活力的,只是我們往往被外部的問題導向意識,牽引到以為需要將建築物弄得很單調而已。
 
    當然目前圖書館仍然進行各種空間的改善工程,過去一年多的經驗,大家都體驗到圖書館的改變,任何圖書館的創意都很快的被複製,而我們已經往前移動到不同的地方。在我與館員相處時,我會傾聽他們的想法與意見,做適當的回應與處理。我也常常對他們工作提出我的批評,但是我更教她們,對事不對人的態度,我說出我的要求之後,並不會影響我對他們的評價。久而久之,館員也逐漸體認到這樣的態度,將人與事分開,賞罰分明、處置明快。我看過太多傳統中國官僚的做事方法,在上位者不做決定,讓在下位者扛責任,顢頇與迂腐是我要避免的領導風格。我也鼓勵我的館員進修與參觀,學習新的知識與大家分享。這些都是外部看不到費心力的事情。
 
    在我五十歲時擔負起這個行政職務,我盡心盡力的將它做到我自己認為可以交代的地步。圖書館做為大學的靈魂,但是它需要眼睛,這個眼睛就開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心中,唯有擦亮眼睛,靈魂才會動起來。我對他的感覺就是這樣,我也許會繼續的不務正業一陣子,也非常歡迎大家來參觀與給我們意見。說到底,社工是對人的服務,這樣的服務往往不一定是有問題的人,各種使用各項服務的人都是我們的對象。將專業的教條放一邊,看看世界有無限的可能,對人永遠保持熱情與好奇,這才是真正的助人專業。

                                                            2009.10.26.






分享三---


王國羽系友發表在"東海社工系友簡訊"文章


 
查 理 河 畔 瑣 憶


22屆王國羽


 (東海社工系友簡訊第十期,1992年3月)
 
 
記得八、九年前,有一個朋友問我最想過的生活是什麼?我當時說,我想拿到博士學位,教學和研究。常時我也加上我希望年老時能隱居,然後只從事一件事,那就是寫作。我那位朋友說,每件我想完成的事,都要花上很多的力氣和努力才可能達成。前面幾項目標,我都正在努力實踐中。這次學弟賴兩陽要我寫這篇短文,正好給我機會考驗是否我有那樣的能力,退休後從事寫作。事實證明,要完成寫作的夢,我仍待努力。就讓這個小故事做這篇雜文的起頭吧!看看我能寫下多少想說的話。
 
 
說起來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能來去美國四年,唸完學位回國教書。在美四年生活,對我來說是豐富而快樂的。豐富是我所學的知識、學術訓練和看政策問題的角度而言;快樂指我在那四年中所遇到的事、人、朋友和生活。在此,我看只談生活會比較有趣一點吧!學術的內涵留待未來讓大家評斷我的研究工作。
 
 
在美四年,我所得到對人生最大的體驗,是美國社會那種自由,永不放棄希望的精神。自由表現在生活中,人的尊嚴受重視的各項生活安排細節。在Brandeis唸書時,和我同時一起唸博士班課程的同班美國同學,成為我過去四年生活、學習各方面支持的最大來源。原因之一,是因為我是班上唯一的外國學生,同學們想暸解我,而我也想瞭解他們。所以,常常下課後,我和在一起修課的同學們一起吃飯、上圖書館、討論作業或交換上課的心得等。我自己和他們交往的態度是不卑不亢,開放自己。我不瞭解美國許多習俗和文化,但是我會問。同樣的,他們也不瞭解台灣,他們也會問。所以,課堂內外交相問之下,我和同學們建立了友誼的基礎。美國人對人是很友善,但是要成為美國人的朋友,進而嬴得信任,卻不容易。很幸運的,我有好幾個那樣彼此信任、鼓勵的朋友。他們知道我喜歡什麼,生日是什麼時候,知道我研究什麼,更瞭解我的立場和看法。同樣的,我也是如此的瞭解他們,甚至他們個別的嗜好、喜惡、他們人生的故事等等。另一個原因,我認為是態度。人生觀往往決定我們對事情和人的態度。我在美四年,求學過程有高低起伏,也有焦慮,更有太多的壓力。面對它們的方法,對我來說就是和同學分享。找同學談談,參加討論會等。態度上,我永遠相信事情是可以解決的;只要抱著希望,明天的太陽會給我另一個啟示的態度,它使我度過無數難關和困難。也因為如此,我得到不少鼓勵,也給同學不少鼓勵和支持。不可救藥的樂觀,也許是過去十多年來幫助我度過人生許多失意時刻的重要法寶吧。
 
 
    除了同班同學外,我更不少其他的朋友,我的室友中村美村子;來自台灣和香港也同在Brandeis唸書的同學;當地的台灣人、香港人甚至新加坡人。還有一些我的老師們,他們每一位都對我很好,包括我的英文家教,她和她的家人也都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在那樣的生活環境中,要活得快樂並不容易,完全要看我們怎樣去面對生活。生活包涵層面很廣,在我來說,生活中的樂趣是看我的非洲菫開花,看著食譜學做新菜,生活中最大的享受是星期天早上,喝咖啡看紐約時報和波士頓環球報。看書評;看電影評論;運動消息;頭條新聞;看評論家如何分析、如何評論,而生活另一樂事,是坐火車到波士頓去,到中國城飲茶、買菜,甚至去哈佛廣場逛街,看那兒出版的新書,各式雜誌或者趕場看電影。在那生活四年,我沒有車,也不會開車。但是我去的地方最西到過夏威夷,最南到過巴哈馬群島,最北只去了尼加拉瀑布。留學四年,我是花了不少錢,但許多經驗,我想以後即使花再多的錢也買不來的。

 
當年挑選Brandeis唸書,除了它的課程內容設計符合我興趣之外,更看上它離波七頓很近,氣候四季分明。最美的美國東北角秋天,最迷人的春天百花盛開,和它夏天各式海上、河上活動暨冬天的白雪。我永遠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下雪的心情,居然是迫不急待的打電話告訴我的朋友下雪了。當然,四季分明、風景優美、浪漫的背後,仍是許多生活上的不便之處。但我學會了遠觀,而拒絕近賞,否則會破壞所有的美好景象。尤其是融雪的泥濘,秋後滿地掃也掃不完的落葉和春天的花粉。

 
現在留給我只是當年各式活動所留下來的相片,留學四年,當然不止這些記憶。每次我獨自一個人留在中正備課、看Paper 之時,也是我的記憶飛揚不已,懷念我那些朋友、一景、一物之時。那四年給我的,是告訴我人生沒有不可實現的夢,機會來時,好好把握、充分發揮。還有,永不放棄;人的能力是往往超出我們想像的,只是自己肯不肯相信而已。
 
 
文章已近尾聲,我想藉此機會向我同班同學們問候一聲,22屆老友們,你們可好?有空南下嘉義,別忘了到民雄中正大學看肴我。尤其是我的死黨老何!好了,文章該結束了,我以後能不能完成退休後寫作的夢,嗯!留給時間去證明吧!
 

 
 
 
長廊外的松鼠


(22屆王國羽)



 (東海社工系友簡訊第二十期,1998年10月)



多年以前當我在東海大學唸書時,女生宿舍外每天總有一些可愛的松鼠跳躍在鳳凰樹林中,在它們的眼中我們是一群少不更事的女生。這麼些年過去了,當年的女孩們不再年輕,也在不知不覺中步入不惑之年,而松鼠依然在林間跳躍繼續當女舍的一景。在經歷人生繁華與沈浮中,回望來時路,不甚欷噓之外,我們對人生又有些怎樣的體會呢?僅以此文送給當年與我一起作夢、生活、成長與共甘苦的伙伴們。如果你們看到這篇文章,應該知道怎樣找到最想念你們的阿巴。


 

                  
七O年代的末期是台灣社會面臨轉型的關鍵期、也是當年東海大學轉型的開始。它逐漸由一個與世隔離的學府,轉為與台灣其他大學看齊的學校,但是卻仍希望保持它創校的精神與特色。最記得當年初到東海時,滿眼綠意,樹蔭成林,自在悠遊。約農路的鳳凰樹迎風招手,彷彿歡迎我們這些第一次遠離家鄉的學子。而女生宿舍的圓形拱門,在古典的意象中,流露浪漫的情懷。第一次看到它時並不覺得它與環境之間有區隔,而直覺的認為這個門應該是這樣的長在這裡。環境與景緻、建築是彼此融合而不突兀的,經過這麼多年以後,在台灣這樣的建築似乎愈來愈難找到。

我記得當年女生宿舍內的路,並不是冷冷的水泥路,而是由大小不一的石頭與石板組成的。初看之下,覺得這些路怎麼這麼的寒酸,但是經過這些年,我才深深體會這些路所代表的謙卑,人不是自然的優勝者,而應在對大自然破壞最少的狀態下,與泥地親近,向自然學習。簡單的道理,我卻要花上將近二十年的人生經歷去學習。另外則是女舍的圍牆,它是由空心磚砌成,與外在隔離的圍牆下,仍見朦朧的美感。雖是圍牆,但是有溝通的可能,因而常見男生女生隔牆交談,但仍維持距離。這道牆不也反應當前台灣的人際關係嗎?

在那樣一個處處浪漫,悠適閒散的大環境中,做學問與做人似乎都要帶些理想性格才會覺得不虛此行。因而東海人至今,仍維持著根深蒂固不可取代的浪漫與理想性格。表現在外的是對東海的懷念與認同,表現在內的則是實在、執著的特性,雖然今天的東海不再能持續以前的優勢,但是我想東海人的驕傲是來自內心深處,且不易妥協的。因為,所有的東海人內心知道,我們驕傲的憑藉是甚麼。我記得自己的大姐常說,東海的學生給她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那是一種與世隔離,卻無爭的特質,也是東海人純樸的本色。


那時,最喜歡下雨天,室友們依靠在走道的長廊上,對著迷濛的煙雨各自發表對人生的期許:淑斐希望成為一位畫家與藝術創作者,阿芳要成為一個能依自己想法過生活的人,湘君希望有天能去美國,成為畫家。我要成為一個社會改革者,而有人只想找個理想對象組織自己的家庭。每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也對人生有不同的期許,持續至今,湘君已經在美國定居,並且開過畫展。淑斐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果真她的佈置極具藝術家的特質與美感。至於我呢,仍在繼續堅持要改革台灣的社會,誰知這個目標是否會有達成的一天,所以只能安慰自己,有理想總比沒有要好。

我想另一個值得回憶的是東海的一草一木,它在每條路上種的樹各不相同,但是卻和環境如此的配合,最記得的是銘賢路的木麻黃,文理大道的榕樹,宿舍間的樟樹,尤加利與陽光草坪的洋紫荊,和數也數不清的相思樹、鳳凰木、松樹等。它種的樹都不一定會有美麗的花,但是四季依時生長發芽與茁壯確是這些樹的本事。



 文理大道


 
在如此美的環境中,散步是學生最常做的運動,尤其是在散步中勘察老師家中的各種果樹,一一列下,哪些老師家種的芒果、蓮霧、木瓜、楊桃、桑葚、荔枝、枇把等等。當然,季節到時這些水果也要開始遭殃。這些樂趣不是因為學生沒有水果吃,而是人性中那種偶而要在規矩之外行事的樂趣。就像小時偷摘果樹的道理相同。只是,現在的台灣連提供給下一代,這種樂趣的機會都要稀奇半天的勞煩記者寫報導才會引人注意。我常想,太多的時候,我們社會真正的迷思是身在其中的人已失去童趣與天真。

身為東海人,我覺得自己目前的任務,不是繼續的活在過去,而是在束海給我的回憶中,盡力的將目前的工作做好,發揮東海人理想與浪漫的特質,真切的替社會服務,將這個大學給台灣社會最珍貴的人力資源盡力發揮。我們常說,現在台灣的教育改革一夕數變,但是不變的應是我們社會對培養下一代的熱忱與理想。在教育改革中,討論的焦點都是枝節的技術問題,卻很少真正的去問,教育的本質究竟是甚麼?教育改革不只是教科書開放、師資多元化、學制有彈性等。教育的本質應是如何在生活中實踐知識,實踐理想,對人關懷、尊重。我們談了太多技術面的理念,但是真正在現場實施教育的教師,他們是否有熱忱?是否言行合一?楚否真正關心社會與人?這些都是簡單而基本的道理,但是它卻真正的挑戰所有從事教育工作的人,這些挑戰比起技術問題要根本,因為它太敏感,所以大家都不去碰,這樣都有好日子過,否則豈不尷尬。

社會中多一些具有理想與浪漫個性的人有何不好?多一些對人生與人性仍有熱忱的人又有何妨?長廊外的松鼠,你可否告訴這些不斷住進束海女生宿舍的人,人生是否可盡如人意?人生除了成全自己外,是否仍有值得期待的東西呢?當年的女孩依然沒有答案,但是卻仍有追求答案的勇氣與熱忱。僅以此文獻給第二十二屆的東海校友們。




                   22屆(民國69年畢業)的王國羽系友(學士班)


                        24屆(民國71年畢業)的王國羽系友(碩士班)




執著與浪漫:第二十二屆東海社工同學寫照
 
                              (22屆王國羽)
 
(東海社工三十週年特刊,2004年10月)
 
 
 當武老師要我代表我們班,寫一個短文回顧我們班同學的總總之時,我想了很久,遲遲無法下筆,因為要描述一群與你共同成長的朋友是多麼不容易的事,也是多麼具有挑戰性的任務。最後,我仍然是接下這個任務,試著寫寫看。昨天在探視完同班好友素秋之後,在傍晚的夕照陪伴下,我由台中開車回嘉義,在這滿天夕陽、蘆花搖曳的季節,回想起我們班上的同學,最後我只有兩個特質,『浪漫』與『執著』可以形容我們班的同學。在這個特質下,東海社工成立三十年的今天,也許值得我們看看它的特殊之處。
 
 
    我們是在一九七六年進入東海唸書,當年的社工組同學只有二十二位,班級小,人不多,很快的彼此熟悉。班上的同學來自四面八方,我們都沒有所謂『家世顯赫』的同學,都是平凡家庭的小孩,不知社會工作是甚麼?考到大學就來唸書,人生對我們,在當時的社會環境是多麼單純的想像。我記得,班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林啟鵬,他在自我介紹時,說著不太標準的國語,介紹自己是雲林土庫的小孩,歡迎我們去他家坐牛車,體會鄉下生活,一邊介紹自己,一面滿臉通紅。害羞、認真、本份是我們對他的認識。離開東海後,這個特質並沒有在啟鵬身上改變多少,相同的是他對自己生活與專業的執著,持續至今,從不間斷,這就是我的同班同學,一旦認為某件事或某個領域是他(她)所喜歡的,就會一頭栽進去,很少離開。也許有人會說,事實上大多數的人都會說,這種人是笨人,屈服現實,無法跳槽,所以一直待在同一個工作崗位。但是我卻認為,這是一種執著,對自己、對生命、對社會的執著。我們班上這樣的同學不在少數,也許我們都不是時下社會所嚮往或崇拜的名人,但是我們都對自己的工作相當的投入與堅持,這個是屬於執著部分。

  
    所謂的浪漫呢?其實是執著的另一面,人如果對生活沒有一點浪漫的想像,是不可能堅持與執著的。這點在我們班上同學素秋的身上看得到。雖然她招逢喪偶之痛,可是仍不忘記關心我們這些老同學,處在人生大痛,仍不忘關懷他人,這是對生命充滿熱情與浪漫的人,才有可能如此。將關懷他人的心,放在自己悲傷之前,多少人在受到這樣的生離死別之際,都是充滿怨天怪地與怨恨,我的同學卻是對每個去慰問的同事、同學、朋友表現她的關心。寫到這,我只有感佩,素秋的特質,對生命充滿熱情、浪漫與執著,會協助她往後的人生,更多的友人相隨,而不是孤單。

  
    其他的同學也都是浪漫與執著的組合,在大家都邁向中年之時,回看過往我們走過路,未來要走的路,我只能說,同學們加油,人生路上有各位相伴,我們永不寂寞,在這價值混淆、是非顛倒的社會,能有既充滿浪漫,又能對生命執著的各位相隨,至少對生命有些期待。無論天涯海角,秋去冬來,生命高峰或低潮,只要想到各位,我覺得生命是可愛的,是值得付出的。僅以此文祝福素秋與她的家人,祝福各位同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