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系友會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為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之系友會交流園地,歡迎系友們多多利用,有空回來系上看看坐坐喔!

(本部落格文章及照片不可下載)

-分享‧共享‧互助共生-
  • 4570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0011--走四方經驗談








26屆蕭仰志
本文為民國73年畢業的26屆蕭仰志系友曾發表於系友簡訊的文章,當時系友任職於旺宏電子蘇州廠世宏公司。2009年的今天,系友服務於仁寶電腦,擔任人力資源暨行政管理處資深經理。
 

「走四方」這個欄目是「芯聞快閃」(旺宏電子大陸蘇州廠世宏內部刊物)內最受同仁歡迎的專區之一,它帶領著大家迎向世界,滿足我們一顆嚮往旅行的心。此篇文章並不是個人遊記,但如果說四十歲是人生中年的話,那麼我的前半生可說是常常在「走四方」,比公司同仁平均年齡大了十多歲的我,談談這個主題是最適合不過的。為什麼?請聽我娓娓道來:

在參加大學聯考(即大陸所謂的高考)前,我基本上就像個長不大的雛鳥,一直窩在父母的羽翼下,從未離開過自己的故鄉(台灣南部最大的工業城市-高雄)。進入大學就讀後,整個人就像脫胎換骨似的,除了獨自租屋在外,課餘還參加學校的登山社團,其中征服過三千米高峰十餘座。另外,自己還從餐廳洗碗賺取的工資,買了一部變速自行車,節假日即騎著它到處遊蕩,而在同好難尋的狀況下,我也曾單身帶著野炊工具獨自在野外宿營。這份遊山玩水的閒情逸緻,使得課業荒蕪不少,在大二下學期還差點因成績不好而慘遭退學。各位,很難想像吧!平常看似道貌岸然的行政處處長,還有那麼一段年少輕狂!


當時依台灣法令規定,只要是身心健全的男子皆需服兵役2~3年,大學畢業後考上預備軍官,就更是註定要「走四方」了。經過三個月的入伍訓練後,就到了以抽籤方式分發部隊的時候了,那時也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抽中了擔任野戰步兵排排長。顧名思義,「步兵」即是要靠著雙腳去打仗,所以日常操演的,常常就是跑步、行軍。因此服役期間,幾乎走遍了整個南台灣,其中有次行軍演習走了250公里,讓我雙腳腳底都磨出了水泡的慘痛經驗迄今仍記憶猶新。


繼精神醫院的社會服務工作之後,我第二個工作也是要「走四方」的了。因為自己在學校研讀的是助人專業(社會工作系,聽說今年高考,蘇州大學將會增設此項專業),所以當初去應徵旅行社人事管理的工作,只是想學以致用而已,?想到上班後,竟陰錯陽差地擔任起旅遊團的兼職全陪(領隊)了,我在幾次的新人培訓上,講過這一段千山萬水之旅。這時期,平均每隔一個半月即有出國帶團的機會,點點滴滴真是令人回味無窮!其中最最令我難忘的是把個人初吻(人工呼吸)獻給了一個老太婆,更是讓我引以為傲!常有朋友對我說,真羨慕我四處免費旅行,還能因此賺錢,其實,這其中的甘苦可真不足為外人道也!一個旅行團少則十來人,多則三、四十人,成員的組合是擔任全陪所無法決定的。由於一般旅遊業務都是向廣大的市場招徠旅客的,所以某一個旅行團常常是三教九流皆有,有的客人要求不多,全陪可輕易擺平;但一旦碰上錙銖必較的客人,那可是有理說不清的。而成員間彼此陌生,也是常有的,因此全陪還要擔任觸媒的角色,理想的狀況要讓全團有「百年修得同船渡」的共識,使大家有惜緣的感受,進而促成彼此間的友誼。當時,台灣剛開放海外觀光不久,居出國旅遊者大宗的,常是些有錢有閒但知識水平相對不高的鄉巴佬,在不能打擊其自尊心的前提下,如何教導他們使用飛機上或五星級旅館內設備,並請其注意國際禮儀也是我們全陪的義務責任。也因為他們年紀較大,擔任全陪的我,常會主動幫他們提領其大肆採購的行李箱,這時我就會自嘲是個挑夫。我媽有次參加我們公司主辦的美國旅行團(由我擔任該團全陪),期間看到她心肝寶貝兒子幫人提重重的行李,她心有不捨地還曾私底下暗自流淚。啊!天下父母心,但這畢竟是我的職業呀!五年的旅行社工作,是我在職涯中對人力資源業務初次的接觸,但其中最寶貴的收穫,卻是從那帶領三十多次海外旅遊團的經驗中,學習到如何做好顧客服務,這對我日後的工作極有幫助,深深覺得這經驗可是書本上學不到的。另外,這段工作經驗也改變了我的人生觀,使我面對逆境時能「隨遇而安」或「逆來順受」!在此並不表示要消極面對挫折,而是要更積極應變、正向思考,但若事與願違,此時應該永不放棄並靜觀其變,絕不輕易被一時的橫逆所打擊而自亂陣腳。就像是有回遇到所要搭乘的客機(經濟艙座位)被航空公司Over-booking而?有餘位可坐,經我據理力爭後,居然被升等至頭等艙,客人們因此而興奮莫名,當然給我的小費可就不薄了。還有一次,因班機故障不得不延遲一天離開舊金山回國,在確定無法轉機或其他解決方法後,前往航空公司安排的五星級酒店住宿,這時只好教育客人們如何免費並善用這酒店的高級設施(如健身中心、游泳池及卡拉OK等),事後全團客人還特別感謝有這麼Relax的一天呢!(參加過旅行團的人都知道,一般旅行社安排行程皆是起早趕晚地奔波於各景點間,鮮少有機會好好利用飯店設施。)


後來,基於個人日漸年老力衰,辭退了旅行社工作後,於三年時間換了五個工作,這也可說是「走四方」吧?但我可不是喜新厭舊,也不是想藉著頻頻跳槽來提高自己的身價,只是當時主、客觀因素而不得不離開原來的公司。就像離開摩托羅拉,是因無法適應輪值大夜班那種日夜顛倒的工作時段,在體力不堪負荷下,只好選擇自動提出辭呈。迪吉多電腦(美商公司,英文簡稱為DEC)在我任職期間被併購消失了,你說我能不走嗎?而一般用人單位,若看到像我如此經常更換工作的應徵者,肯定是二話不說連Interview的機會都不給你。但為什麼我換工作能越來越好?平心而論,乃因我每次離職都走的漂漂亮亮的,在做一天和尚時,皆能撞出一天響徹雲霄的好鐘!所以遇到未來的新老闆對我以往工作Reference Check時,原任主管對我的評價皆是正面的居多,這時,要不被錄取還真難!


當我跟大學同學提及自己任職的公司(迪吉多)將要成為歷史名詞,正在思考何去何從之際,感謝他馬上主動將我引荐給旺宏。使我選擇了須通勤(單程)三十公里之遠的旺宏任職,放棄了前往另一家薪資略高且離家較近的公司(當時這家公司聲望、經營效益與旺宏差不多,它給我的Offer比旺宏還早),只因為自己評估旺宏的經營理念、領導風格及未來前景要比後者來的好,所以乃毅然決然地開始了我的旺宏職涯。在總部人力資源處工作四年期間,自己覺得真是如魚得水,個人專業能盡情發揮,負責業務在長官的支持下迭有創新,同事相處融洽就像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旺宏待我不薄,加薪幅度與同一職等的同事相比要來的高,而股票分紅若折算成現金,總收入絕對要比當初?去報到那家公司高上一大截!直到老闆林San在徵詢我們幾個人事主管誰有興趣前往蘇州派駐,在其他同事表示尚要與其家人商量的情況下,當時我毫不考慮即表示有極高意願,自己家人也一定會支持。就這樣經個人積極爭取,我來到了世宏,這又是個「走四方」吧?至於在蘇州近三年來個人的工作績效好壞,就請同仁們幫我考核吧!不過,我倒是深深愛上了“她“,她的風土民情、生活環境等對異鄉人的我,莫不是個致命的吸引力,於此真是不能理解為何有這麼多求職者會把上海列為其工作地點的首選?不知慣常「走四方」的我,是否就會於此落葉歸根呢?說真的,包括個人在內?有人知道,但一直以來,我的理念是要做好別人做不了的或別人不願意做的,只要能如此,相信世宏公司內,你還可以看到我的身影!


人生無常,會步入「走四方」常常是我們無法掌控的,所以就倚老賣老套句禪語,奉勸各位施主要「活在當下」呀!不為「過去」懊悔,也不要空想「明天」,只有「今天」你曾努力過,該來的總是會來,一切功名利益就不要太過計較了,善哉!善哉!!(作者1984年畢業,撰稿時任職於旺宏電子蘇州廠世宏公司。)


2009年9月23日補充:
在仁寶的我,目前亦然是”走四方”!因為曾奉派前往大陸昆山、越南河內工作過;甚至亦曾遠赴南半球國度--巴西,支援當地新工廠建立人力資源組織及制度近一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