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系友會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為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之系友會交流園地,歡迎系友們多多利用,有空回來系上看看坐坐喔!

(本部落格文章及照片不可下載)

-分享‧共享‧互助共生-
  • 4570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0010--看完電影"不能沒有你"後的一些想法

本文作者--鄭怡世老師(系上專任助理教授)


以下照片的來源是:
 
 

























這個禮拜天和太太徍欣到電影院去看戴立忍執導的「不能沒有你」。故事是改編自數年前台北市忠孝西路陸橋上一位父親帶著女兒要跳橋的故事。這位父親帶著非婚生女兒可以說是居無定所地在都市的底層「漂流」,靠著出賣自己的勞力與生命掙得微薄的金錢維持自己與女兒的生活。女兒到了就學年齡,父親為了幫女兒報戶口,來來回回於台灣尾及台灣頭,只希望能讓女兒她安心上學。在嚐盡許多公務機關以「依法行政」為由的閉門羹,以及許多莫名奇妙的屈辱,最後他帶著女兒出現在台北市忠孝西路的天橋上,要讓社會知道他那渺小而微薄的訴求。最後,他與女兒被救下,但父親也因為妨害社會秩序而坐牢半年。當然,他的行為與能力被判定為無法繼續撫養女兒,所以女兒被安置到寄養家庭。出獄後的父親仍出賣自己的勞力與生命,想證明自己是可以養女兒的,但社會局一直以保密為由,拒絕透露女兒的行蹤。兩年來,女兒在寄養家庭及學校都不講話,也不與人互動,且兩年內換了四個寄養家庭。最後社會局的督導在與父親懇談後,決定讓女兒回到父親身邊。
 
這是一部電影,當然有其劇情上的舖陳,不見得完全符合現實的實情。但如果我們將劇情與實情暫且都「存而不論」,其實這部片子其實有許多值得我們社工省思的議題。首先,當所有外在的條件都指向這位父親是一位不稱職的父親,
包括居住在廢棄的船屋裡、沒有正當的職業靠打零工維生,還帶著女兒要跳天橋(當然是因為種種委曲與挫折的累積),從「兒童最佳利益」的角度來看,當然要帶將女兒帶離這個「危險的」父親與生活環境。但是,這個女兒離開父親後,兩年來,女兒在寄養家庭及學校都不講話,也不與人互動,且兩年內換了四個寄養家庭;最後社會局的督導在與父親懇談後,決定讓女兒回到父親身邊。也就是說,原本讓女兒離開父親的判斷是否在某個環節出了問題?
 
當然,我知道事情絕不是我以下講的這麼單純,但我想從這個角度來討論這個議題。我個人認為,台灣的社會工作在實證/實用主義的影響下,一直是以「診斷取向」來蒐集服務對象的相關資料,以做為後續處遇的參考。而「診斷」其實是依循著某種架構(往往依循著某個理論為引導),將複雜的問題與環境脈絡化約成一個個具體可操作、可測量的指標,再依指標來決定「症狀」的輕、重;我要特別強調的是,這樣的取向並沒有錯,而是其可能會忽略了某些對服務對象而言重要的面向與資訊。我想談的是另一種「瞭解取向」的資料蒐集方式,「瞭解取向」強調關心服務對象所處的關係脈絡與生命位置,所以其在看待服務對象或蒐集服務對象的資料時,是關懷服務對象的整體生活風貎並做整體的覺察與描述,而這種取向必然會走向「生命史式的」資料蒐集,而這種資料蒐集的模式比較能「立體地」去看到案主所處情境的真正面貌,也可能比較能夠落實「案主最佳利益」的宣稱。
 
另外,在這部片中我也看到社工員對底層階級的陌生,那種不同階級間文化與語言的隔閡(這裡的語言不是指不會講台語或客語,而是指鑲嵌於常民/底層文化中那種世界觀的表達)。如果說語言是一種溝通的工具,當我看到學院培養出來的年輕社工員,在面對草根民眾時那種「無話可說」的困窘,或是用社工術語期待服務對象來了解自己的問題或自己與他人的關係,這都讓我感到非常的汗顏,因為我們在學院的教育裡,一直沒有很認真地去思考這個議題,也沒有教導學生要去或如何去面對與處理這個議題。
 
這個暑假,開始接觸一點點存在現象學與現象學心理學的東西,而這個智識取向是關懷人的「置身所在」,強調從「人與其週遭的關聯」來瞭解人。也許這樣的智識取向是社會工作在實證/實用主義之外的另一個可能出路,當然,這需要更多的理解、思辯、討論與實踐。
 
剛好在週日看到這部電影,引發我這樣的一些思考,提出來和大家分享,也就教於大家,請大家指正。我想,我們大家可以一起努力,共同為社工的知識生產多盡一份心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