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系友會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為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之系友會交流園地,歡迎系友們多多利用,有空回來系上看看坐坐喔!

(本部落格文章及照片不可下載)

-分享‧共享‧互助共生-
  • 460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0005-八八風災之後—無情荒地有情天~東海社工系志工團

壹、東海社工系加入災區服務啟程第一步(彭懷真主任)

經過密集的聯繫,爭取到許多的資源,東海社工系參與八八風災的第一支隊伍在8月20日(週四)出發了,由王秀絨老師帶隊,李佩華(本系新聘的專案助理)作小團長,三位學生(葉守晴、劉思吟、李諭喬)參加。彭懷真主任的夫人隨隊幫忙聯繫,並紀錄與照相。


此次的出隊,彭主任與蔡培元助教密集商討與聯繫,依計畫順利出隊。重點:

1.團進團出:參與者需全程參加;

2.參與前線已經設置的服務點:與博士班剛畢業的高雄市社會局許傳盛局長聯繫,加入該局在甲仙龍鳳寺所設置的服務站;

3.避免增加當地工作者的負擔,儘量自己負責生活所需各項事務,系上助教購買所需物質;

4.安全至上:爭取派出專車接送(特別感謝兩個單位的贊助---A.車王電子蔡董事長的贊助與薛佩玲小姐高效率的聯繫,以及日遊小客車租賃的劉先生一流的駕駛技術;B.東海大學),也向公關室要了背包、背心等;

5.強化資訊與訓練:出發前即編印好「支援高雄縣莫拉克颱風救災資源手冊」,也向在屏東與高雄瞭解狀況的鄭怡世老師請教,並詳加講解。
 

20日上午八點,由系上集合出發(王秀絨老師在校門口上車),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車程(到高雄縣甲仙鄉的橋中斷,必須繞道)。到了龍鳳寺,與許局長、姜朔中督導(曾於本系碩士班就讀)、林欣緯社工員商談,沒多久,內政部的曾中明次長也來了,加入討論,又做了一些指示。龍鳳寺安置小林村災民約百多人,與服務團隊用過餐之後,王秀絨老師與彭師母隨著許傳盛局長的車子,去探望高雄縣其他幾個服務點。沿路的交通狀況很差,處處是怵目驚心的場面。在旗山的安置點工作效力高,住宿與報到處都規劃得很好。災民以桃園與那瑪夏鄉居民為多數,約兩百人。再到靈山寺,遇到台中縣社會處王秀燕處長(本系博士生)所帶領的團隊在此駐點服務。靈山寺安置從桃源鄉下來的原住民,約百位。繼續前往高雄佛光山安置中心瞭解情況,在佛光山安置的災民也是以桃源鄉與那瑪夏鄉居民為主約八百人,是人數最多的安置中心。在此見到高雄縣政府的胡素秋督導和台北縣政府派來支援的社工團隊,北縣志工團隊們超強的服務能力,給高雄縣政府與我們很大的鼓舞與激勵。

以上是20日出發第一支隊伍的情形,我們會陸續報導東海社工系在災區服務的狀況。


 貳、8月20日所見所聞(
王秀絨老師)

與系上第一支志工團到達龍鳳寺之後,我跟隨許傳盛局長及彭師母,走訪了五個據點:龍鳳寺、高雄縣旗山區社會福利服務中心、佛光山旗山禪靜中心、靈山寺,及佛光山。

一、龍鳳寺

主要安置的為小林村居民,場地算寬敞,一進前廊即見堆有物資及志工人員。
   
我們一到,林欣緯社工馬上帶大家擺起圓桌,隨即說明需要協助的事項:慰助金(是否完成報案)、失蹤認定、協助災民多達五張收據之填寫、問卷(晚上時間災民較會回來)、核對名冊(一個都不能少),及住戶服務等。另外主要做的工作是屬於外展,包括了解需求及個案服務。

除了東海社工系的參與,高醫社工學生團隊也參與,另外也遇到系友呂蕙美(服務於台南女性權益促進會)。
     
佩華還沒來得及用餐,坐在門口附近,就有老先生來問問題。前廊處有專門提供「收驚」的團體,她們說頗能滿足幼兒需求,有本土特色。
 

二、高雄縣旗山區社會福利服務中心

與龍鳳寺比較起來,此處規模大且各項服務已如火如荼展開,到處見到需要服務的人潮,名冊較完整。(大霞註--此處服務中心的主任為34屆林聖峰系友)       

三、佛光山旗山禪靜中心

就在上述「旗山區社會福利服務中心」隔壁,提供安置處所及相關服務。同樣的,可見到需要服務的人潮。
  
四、靈山寺

主要安置的是桃源鄉建山村居民,38戶,180多人,多為原住民。其撤離原因,據該村鄉代所述主要是憂慮原住地及交通不安全,該村的房屋及人口皆少有毀損,但擔怕的是若又下雨則恐有危險,期待政府能進行鑑定,目前仍有壯丁30多人在原地留守,傾向不遷村。至於這裡的居住狀況,鄉代的回答是:「很擠!」

台中縣府社會處主要投入的人力是社工科、救助科及家暴中心的人員;秀燕處長提到他們發起募捐一日所得,獲三百多萬元。秀燕處長另外提到他們這次希望能儘快協助災區,乃直接與當地縣府社會處聯繫,馬上知道所需要的地區並提供所需之協助;如果單單等中央統籌再行動,恐怕是會太慢了!
 

五、佛光山

佛光山號稱收容1,000多人,據高雄縣府胡素秋督導說,實際上是大約760~800人,不過看到整個大禮堂整齊地擺滿了這麼多人的臥席,真是瞠目結舌!

此處是於8月13日開典,安置的包括有:桃源鄉、那瑪夏鄉及六龜的居民,有北縣社會處社工員五人一梯次一次五天的配搭,運用電腦建立戶民資料,已建成三分之一檔案,對於日後的整合服務極為重要;還結合有衛生局、義大醫院精神科醫師等,資源整合相當好。

在另一邊「大慈育幼院」主要是負責物資的發放,遇到來自也是災區的「仁愛鄉公所」志工團,據一位義工媽媽說是來「取經」,難免的遇到有人抱怨說慰助金發放是否公平的問題。

在戶外牆角邊,看到有三組小朋友被帶領著進行畫圖活動,聽到一位帶領人問到:你畫的是什麼?一位小朋友高聲回答:「圖騰!」頗有原住民風味;還看到一位著僧侶裝扮的原住民少年在清理滿地的水,正如司機劉先生所說,平常原住民都是散居在山區,很少有機會一次看到這麼多的原住民齊聚一堂。


所見心得:


  1. 政府單位進入較早,已較具規模,資源運用多元,但仍可見到等著協助的民眾人潮,真的是相當不容易的任務!
  2. 人的基本需求是如此的迫切!
  3. 許多單位都在學著如何進入服務,有心,也要知道方法。
  4. 系上這一次的開始工作準備完善,包括資料、交通,及背後所需的支援,參與的同學也有充分準備,包括體能及心態的投入。
  5. 龍鳳寺的住民遇到許多生命及失落議題,參與投入的同學需在這些方面有所準備。



 參、代表本系的第1支志工團出團服務心得感想(李佩華)

大家平安:

我是佩華,25日剛從高雄縣甲仙鄉龍鳳寺回來,現在心情思緒仍有點沉重混亂,以下是關於這次參與系上到甲仙鄉龍鳳寺服務的過程紀錄:

2009年8月17日
莫克拉颱風重創南台灣,老家在台南的我,家中一切平安,不過心中一直想著自己可以為南台灣的鄉親做些什麼,所以當天培元助教發出八八水災志工招募消息時,我就跟培元助教表示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參與服務。

2009年8月18日
下午彭老師、培元和我開會討論關於系上可以如何投入協助莫克拉風災,隨後彭老師、培元與高雄市社會局主任秘書許玢妃和高雄市社會局劉主任聯繫,確認服務地點為高雄縣甲仙鄉龍鳳寺,為最接近小林村的安置收容中心。服務內容以支援高市政府的在地服務為主。每4位同學成為一隊,每隊服務四天。所以我們很快決定8月20日啟動服務,這時,大家團結合一的各盡所能,分工準備20日服務的一切所需,彭老師統整指揮,培元為高市政府連繫窗口,我則連繫確認學生名單,佩瑩幫忙採購物資,大霞、雅俐補充救災等相關資訊。(大霞註--系上此時正忙於教育部評鑑報告的撰寫,孫若薇負責排版重大工作)

2009年8月19日
出發前一天,大家慎重的核對所需的資源是否到位,對於災區實際狀況及服務內容為何等,都不甚清楚,大家只能儘可能的全盤檢視可能會發生的情境和所需的資源。另外,我也跟鄭怡世老師聯繫,詢問鄭老師目前在屏東的狀況,以及我們出發在即,有何需要事先準備的。彙整清點完所有資訊和資源,發出行前通知給第一梯服務學生(葉守晴、劉思吟、李諭喬)後,就等待明天的到來。

2009年8月20日(四)
八點,彭師母、秀絨老師帶著我們四個人一同前往高雄縣甲仙鄉服務。約11點抵達龍鳳寺,與高雄市政府指揮社工林欣緯碰頭,了解目前收容中心的狀況和熟悉環境後,正好內政部社會司、營建署也第一天進駐龍鳳寺。

  1. 高雄市政府社會局19日進駐龍鳳寺服務,每三天輪值。(19日之前廟方在住宿和物資上並無造冊管理)
  2. 主要提供服務諮詢、住宿名單造冊和遷入出管理、物資管理、支援中央在甲仙鄉公所的服務、支援民間慈善  團體在收容中心發放救助金之行政協助、其他臨時支援。
  3. 高雄市政府社會局請我們協助服務收容中心的兒童,另彈性支援其他臨時性服務。
  4. 內政部委託我們做受災戶需求問卷調查。(請見下表-各單位在龍鳳寺收容所之分工狀況)
  5. 我們是第一天上山,高市政府社會局是前一天才上山,山上似乎還是混亂,但也似乎亂中有序的走著。高市政府一直不甚清楚收容中心住有那些人?哪裡有空房?住多少人?住多久?…等等,所以19日晚上,她們先花了時間一間一間房間地調查,發現房間有住氣切病人、有住腦麻病人等等,所以也透過查房,來提供服務連結。
  6. 內政部社會司和營建署需要調查收容中心的安遷需求意願,以來評估是否改組合屋,請我們來協助問卷調查。我們在人來人往的餐廳裡,簡單的做訪員訓練,災民看見我們都好奇的主動詢問我們在做什麼?我們藉此機會向她們進行問卷調查,我們第一天約進行20份的問卷,以非小林村居民為多數,藉由問卷,也讓我們更了解收容中心除了安置小林村外,還有安置西安村、東安村、和安村、關山村。其他村的有些村民受到風災影響,房屋全毀;有些村民被安置收容中心原因為主要交通橋樑斷裂。
  7. 收容中心裡還有住少部分的因為小林村發生事故回來尋親的家屬,而這些家屬在接受問卷訪談時,詢問了許多關於福利補助的問題。(例如:他們親人住在小林村罹難,他們放棄他們的工作回來,可以領有什麼補助?)
  8. 主動接受問卷訪談有兩名外籍配偶(大陸籍和印尼籍),主要關心問題為滿八歲小孩開學在即,如何入學?哪裡入學等等問題。
  9. 問卷以戶為訪談調查單位,希望有名冊可以協助訪談,但是高市政府尚無法掌握收容中心裡的完整名冊,所以僅能隨機調查,另我們也請社工服務處協助詢問問卷,以彙整問卷資訊,提供後續服務建議參考,但社工處以人力無法支援婉拒。
  10. 學生進行問卷調查過程中發現災民之短長期之需求,但學生對於問卷的意義價值失焦和後續問題處理的質疑,質疑災民之問題是否會獲得解決,讓學生在問卷訪談過程中,感覺擔心不知該如何回應災民問題。我向內政部魏子容反應問卷設計讓施測過程中會出現失焦等問題,另高市社會局進駐收容中心的目標也無法處理太多元複雜問題,暫以短期緊急為主要。所以我讓學生重新將問卷焦點放在災民離開收容中心後的生活居住意願調查(購屋、租屋或是組合屋),另藉問卷施測過程,宣導安家三選一服務方案,營建署李先生建議我們儘量鼓勵引導災民選擇租屋(給予租金補助兩年和生活補助金半年),因營建署偏向不建組合屋,因921組合屋後續管理弊案許多,政府不願重蹈覆轍,所以偏向不建組合屋。不過這只是營建署一廂情願,後續有一些改變。
  11. 白天收容中心裡多為老弱婦孺,收容中心約15個人一間房間,房間為上下舖,提供被子、枕頭,有風扇和冷氣,冷氣為廟方統一管理,有浴室和廁所,但衛生清潔隨個人公共衛生觀念不同而不同,未有人管理浴室廁所清潔,採自我管理方式。
  12. 收容中心物資非常充裕,生活日常用品到食物等等非常多元。領取物資需要到廟方櫃檯填寫領去物資單,再到高市政府物資管理窗口告訴志工領取所需物資。不過有人反映志工管理甚嚴,而且在開口領取物資過程,領取者多半有不好意思等心情。
  13. 我們將收容中心孩子聚集在社工服務處前,提供畫紙、畫筆給孩子去繪畫。第一天孩子以男生為多數,只有1~2個小女孩,全部小孩大概有7~8位,特別發現有些記者很熟悉這群小孩的其中1~2位,我們透過各種遊戲先跟孩子建立關係,讓孩子信任接受我們。孩子多數在6~9歲中間,對於如何來到收容中心的口語描述不是很清楚或在回答過程中,需要久一點的時間反應,繪畫和遊戲上也比較沒有秩序或規則。
  14. 晚上,小林村的人似乎回來收容中心,自救會會集合他們,藝人大百合和一些不認識的人也來關懷小林村的人,會跟他們說一些正向鼓勵的話等等。高雄青商會的人剛好也來山上了解有無其他資源需求,也向我們詢問,我們跟高雄青商會表示物資非常充裕,不過如果有孩子的玩具、圖畫紙、畫筆、圖書等,可以帶上山來。我們互相留下聯絡方式。
  15. 我們一直工作至晚上九點,我與學生們討論今天所做的事情和明天的計畫,整個弄好躺在床上睡著已經十二點了。

 

各單位在龍鳳寺收容所之分工狀況

 

資源單位

主要服務內容

備註

龍鳳寺

場地提供

8/9開放

(住宿衛浴廚房、辦公室器材)

道教教團體

收驚/法會/刮痧

每日

山達基(基督教團體)

援助法身心紓壓

8/21進駐

以服務多個收容中心

高雄市政府社會局

服務服務諮詢

住宿管理、物資管理

建立服務輸送流程

8/19進駐

台北蘆狄社區大學

支援高市政府社會局

 

台南市後備司令部

廟方新聞稿、文書處理、醫療站

 

台中市消防局

支援小林村

 

軍隊

支援小林村

 

彰化市公所

支援廚房

 

台北市老師

安心服務站

高市政府社會局

關懷服務

 

高醫

醫療服務站

 

法鼓山

醫療服務站

支援高醫醫療服務站

內政部社會司

公所救助款發放

收災戶需求問卷調查

8/20進駐一名

內政部營建署

調查災民後續安遷

需求意願

8/20進駐一名

中華電信

免費電話和網路使用

 

 

2009年8月21日(五)
七點起床,梳洗完,八點用完早餐後,守晴和諭喬預備過去支援甲仙鄉公所,主要協助家系圖繪制,藉以提供審查人員判斷補助金順位繼承者為何,我和思吟則留在龍鳳寺帶孩子遊戲和支援一些臨時性的服務,像是房間整理(遷出後,僅房間垃圾清理,被子枕頭摺好而已,並無重新清潔被套、枕頭布等)、陳昭榮父母成立的心蓮心慈善會上山發慰問金,我們去幫忙依小林村自救會提供的名冊,寫名字在紅包袋上,每個紅包兩千元。中午有人捐贈衣服物資,我們就去幫忙搬衣服(全新),我們將衣服分類整理好,在整理衣服的過程中,有一些災民就在四週觀察有何新物資,看有沒有他們需要的,如果有,他們就會先過來挑,管理物資的專屬志工(蘆迪社區大學的兩位大姐),就會拒絕災民挑選,要他們去登記,之後再來拿。有些人登記完就還是會先來挑,挑他們喜歡的。災後,人類對於衣服的需求,除了有,還要乾淨,還要挑喜歡或適合,關於那些人在挑衣服的過程,他們就像在一般市場挑衣服的態度,不太感覺自己身處收容中心。至於更多人捐贈的二手衣,一袋一袋的裝好好的,被放置在角落,完全不會有人去挑選的感覺。

守晴、諭喬支援公所任務在近中午結束,內政部魏子容將他們調回收容中心核對警政、戶政的失蹤人口名單,確認在戶政完成失蹤人口登記者,同樣也在警政單位完成失蹤人口登記,要同時完成戶政和警政的人口登記,才可以領取社政的救助金。守晴和諭喬就這樣看著上百個名單一一核對,核對完之後,還一個一個打電話通知,請他們務必儘快完成失蹤人口登記手續。另外,也通知送件申請救助金的人,儘速到公所完成申辦,因為公所的聯合服務(警政、戶政、社政)截止日到週六為止,所以內政部魏子容希望我們協助聯繫通知。

今天我們沒有其他時間進行內政部的問卷調查,另外營建署李先生告訴我們,小林村自救會他們非常團結,他們似乎偏向搭蓋組合屋,所以他今天去看了一些組合屋的地點,另外,李先生有關注到其他非小林村居民的需求。李先生,還發現小林村他們單一戶籍人口數很多,如果未來永久屋的補助是以戶來計算,對於小林村的戶籍特色,會非常不公平。另外,還發現所有慈善團體發放慰問金都以小林村為主,其他村的受災戶不被重視,所以關於非小林村居民的居住需求為何,營建署李先生希望高雄市政府協助調查。

高雄市政府進駐團隊交接,連繫窗口改為市府美玲督導,這次這要工作目標是建立學齡前孩子的名冊,進行就學輔導,另外關心非小林村受災戶之需求。

今天,孩子在我們斷斷續續的陪伴下,跟我們漸漸比較熟悉,也會主動到社工服務處前面尋找我們,要我們跟他們一起遊戲,如果我們要支援其他的活動,孩子就會自己玩耍,孩子也增加了,有一些新朋友的加入,孩子大致上有12位,幾乎整天都會跟我們在一起,中午和晚上我們會要求孩子回去找家人一起吃飯。有些孩子還不想離開遊戲,不想回去吃飯,父母請我們中午用餐也順道帶他們的孩子去用餐。有一個孩子,約八歲,他是從桃園回來尋找小林村家人的,他第一天非常活潑,但是第二天聲音變得沙啞,似乎感冒,感覺很沒有力氣,但是還是一直跟著我們。我們除了陪伴孩子遊戲,也會定時叮嚀孩子洗手,我們跟孩子的關係,很像托兒所的師生關係,給他們關懷、照顧和教育。

同學們在第二天的白日支援工作裡,忙得頭昏眼花,晚上高市社會局請求我們支援夜間巡房服務,我深怕同學工作超過體力負荷,所以第二天,我們就提早收工,上床睡著也十一點多了,比前一天提早一點點。不過,在就寢前,約十點多,小林村自救會廣播,要小林村的人到廣場集合,有緊急事件宣佈,我好奇過去瞧瞧,廟前聚集約50多人,拿著麥克風的人似乎很有威權,他拜託所有村民團結,他請求明天村民提早出發前往法會場地,並在路上攔截錫安山的人,另外還說著其有想跟馬總統陳情的事情。身為非小林村的我們,有點難感受到他們想要什麼,活著的人、死著的人,大家都很嚴肅,等待明天的到來。


2009年8月22日(六)
今天是小林村的法會,大清早五、六點,外面就很多聲音,廣播聲、人來人往聲,我們還是等待七點起床梳洗,避開所有可能的人潮,八點高雄市社會局的固定晨會,我們不用參加,我們越過他們專注的會議,我們到餐廳用早餐,今早的餐廳顯得冷清許多。
 
龍鳳寺裡的大部分人都去法會,留下來的是非小林村的人,他們沒有家人罹難,只是等待恢復交通。多數孩子也都跟家人去法會,我們這下就很清楚知道哪些是小林村的孩子,哪些不是,全部的大概5~6位孩子。我們一樣帶孩子玩各式各樣的活動,不過我們希望漸漸可以跟孩子建立一些團體規範。因為我們帶孩子的空間在戶外空間,看顧不到所有孩子,所以希望透過規範可以保護孩子的安全。另外,高市美玲督導看見收容中心人進人出,許多空間死角,希望我們可以給孩子一些人身安全自我保護的觀念,讓孩子有警覺心,自我保護,所以我們在一整天的活動裡,我們觀察孩子的特性,給孩子一些比賽活動,也在比賽活動中,選出幹部,宣佈團體規範,孩子都還蠻喜歡有秩序的團體,會配合參加每天的活動和學習。

守晴和諭喬在早上和晚上分別再去打電話通知那些在名冊上的人,提醒他們儘快到公所完成救助金申請,守晴和諭喬看見和聽見最多人性醜陋面,他們看見家人為了大筆的救助金而吵翻天,他們看見很多人聚集在這邊,都是為了錢,這邊的人,似乎關心的也是錢,所以他們一夕之間失去一切親人,也在一夕之間變得富有(我自己心中的想法)。

晚上,法會結束後,許多人陸陸續續回來,我看見一個女生,很疲憊的坐著,我過去跟她說話,給她按摩,簡單的問他們今天的狀況。她說她的哥哥嫂嫂就在小林村裡,沒有出來,不過讓他們最難過不捨的事情是,她哥哥嫂嫂的孩子回家過父親節也就跟走了;餐廳裡,也都是剛從法會回來的家屬,有一個女生說她今天哭了很多地方,讓她非常疲憊。有一個男生說,他晚上閉上眼睛,那晚的災難就像電影,不停播送;從這些簡短的言語試圖去拼湊出一些悲傷劇情,我想,我知道親人離我們遠去的傷痛,而救助金真的可以安慰活著人的心,那也就值得,而我就不會再困在那些爭執救助金該誰領的紛爭思緒裡。

2009年8月23日(日)
今天台南市後備司令部要帶小孩玩遊戲,不過他們也通知了許多媒體記者,所以後備司令部要我們如果可以的話,改換上他們的背心。後來,我們就沒有參加他們的活動,我們趁著機會稍稍休息一下。不過有些孩子對於他們的活動感覺無趣,所以就來找我們遊戲,所以我們帶著孩子有一下,沒一下的玩耍。

下午兩點,孩子全部再去後備司令部那邊玩耍,我們聚在一起,思吟說她有分離焦慮,另外還提到有孩子也開始有分離焦慮,一直問我們何時離開等等,我們彼此分享著如何面對分離焦慮並討論一些具體作法,來處理分離焦慮,思吟和諭喬決定要寫卡片給孩子。

下午四點多後備司令部的遊戲結束,孩子回到我們身邊,似乎沒有要回到父母身邊的感覺,所以我們又帶他們去籃球場玩遊戲。

五點,高雄青商會帶了一大批小孩的玩具、書籍上山來,有一些守在大門的大人們看見,就通知了小孩來領玩具,沒多久,一些小孩開始聚過來,是我們之前沒有見過的小孩,我們也分不清楚他是否住在收容中心裡,他們好奇的看著所有的玩具,渴望可以擁有玩具,一些比較大的孩子也聚集過來找樂子,這一天,孩子除了離開去吃晚飯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