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系友會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為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之系友會交流園地,歡迎系友們多多利用,有空回來系上看看坐坐喔!

(本部落格文章及照片不可下載)

-分享‧共享‧互助共生-
  • 441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0038--從新聞事件看----"社工真是萬能嗎?" 大家的看法

 



                         請大家平心靜氣--斯里蘭卡佛陀




 
2010-4-24-07:50新加

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彭懷真請辭,校方昨以理由不符退回辭呈。彭懷真表示,感謝校方肯定,但是否留任還要再評估。東海社科院院長傅恆德說,輿論探討已失焦,「不是彭的去留問題,改善社工體制才重要」。

傅恆德指出,彭懷真從個人專業立場接受媒體採訪,與他擔任行政職務無關,兩者不相衝突,社科院已經退回彭的辭呈,校長也接受社科院退回彭老師辭呈的說法,希望彭懷真續任系主任到七月任期屆滿。

彭懷真回應,他個人言論造成校方困擾,心裡很抱歉,但從事教育工作,就該把學生擺在最重要的地位,辭職是外界對他的發言與行政角色有質疑,目前他思考的是「能否給學生更好的教育環境」。

東海社工系辦公室指出,系主任任期七月底屆滿,系上已排定五月四日開系務會議討論改選,彭若在四月底前辭職,只是提前離開行政職務,系辦公室尊重校方決定。









2010-04-23-21:25新加內容



版主的話--大霞



 
 


 
感謝大家在"心情分享"留言抒發感想

我想等大家更心平氣和後
把這次的事件化為積極作為


 是否可以請大家
儘量以"第一線社工心聲"
或"對社工體制的建言"
來繼續留言



各位實務界社工的心聲
這次肯定會被重視實務界心聲的
學術界教師所看到



如果你的留言較長
歡迎改傳shhslai@thu.edu.tw
(shhslai@thu.edu.tw)
主旨寫"部落格留言"



我將儘量將各位的大作放在第00038篇專文中
讓大家更方便閱讀



有關針對彭懷真老師的言論
我想不管是支持或批評指教
以後歷史自有公斷



希望不要演變成社工自家人
或社工與非社工之論戰



請容我說句話
我們有時
對某人某事的評論
也是處於資訊不一定充足之狀態
大家彼此多體諒
 我自己因角色受限及能力不足
能做的事非常有限
也請大家體察



原本近日我應該在部落格
發表3月20日35週年系慶紀實
但因此次突發事件而有所延誤



請各位東海社工人大家花點時間
點閱"回憶相簿"中的系慶照片
或許可以找回一些對東海的懷念



天佑社工人







2010-04-22-18:50新加內容


系上教師之共同聲明



2010-4-22



對於今日所發生的議題,我們很關心. 

對於系友的感受,我們非常在乎。
對於第一線社工的辛勞,
我們除了理解之外,有著更多肯定。



在這個時候,
請讓我們師生秉持一貫的立場,
為創造合理的社工專業環境持續努力!
 
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全體教師

 






                   更多的35週年系慶照片在網頁上



     


(
本篇文章不同意轉載)
 


版主的話:
 
首先,感謝大家對”東海社工”的關切,基於每個個體都有自己的不同看法,我相信每個人的公開言論也都將接受各方的檢驗,所以版主我願意將各方有關”東海社工”的言論匯集於此。
 
請大家先平心靜氣讀完各方的說法,希望東海社工人或是關心此事件的人都能以比較理性的態度來探討這個人世間的生死大問題。在這個版面,我想大家都有發言權,但基於這是系友會部落格,如果發言者未標註明確身份,版主我有責任對於較情緒性字眼做把關動作,希望大家諒察。
 
這篇編號00038文章會持續依各東海社工人的發言而增加內容,假如讀者將此篇文章內容轉載至各網路或媒體,希望您能考量,請小心遣詞用字不要再次傷害社工及東海社工系的聲譽。感謝您耐心讀完以下之文章或留言,也歡迎您基於善意加入討論,如果可以的話,請您發表文章或留言時標註屆別或畢業年,不用標示姓名。謝謝大家!
 
                                     26屆(73年畢業)賴淑霞敬上
 
 

事情的開端

 

聯合報╱記者喻文玟 、江良誠 /連線報導【99.4.19.A5】

「社工單位疏失太嚴重了!這是無法彌補的錯誤!」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彭懷真聽聞曹姓女童遭遇,難以置信地表示,「這簡直是官僚殺人」,高 風險家庭個案訪視,社工人員應該全年無休,沒有找到當事人,更應追查下去,不能怠惰。


彭懷真指出,本案雖經校方通報,但女童清明節後沒有返校上學,已經違反強迫入學條例,「老師警覺性也很低,既然知道學童生命之危,怎麼會連女童未到學校上課,還不繼續和警方、社工聯繫,而拖至前天才發現母女身亡?」


他表示,曹姓女童的狀況已屬高風險家庭,符合「一一三 婦幼保護專線」廿十四小時受保護的對象;社工人員造訪沒遇到當事人,竟貼張公告了事,警覺性 太低,專業度不足。


彭懷真說,近年國際間提倡各種兒童權益,主因兒童的監護權在父母手中,父母稍有偏差,可能就會危及脆弱的小生命;曹姓女童已經求救,老師、社工人員「救援態度太不積極」,「疏失太嚴重!」


「跨縣市聯繫不足,也有疏失!」彭懷真分析,若從南投社工單位通報到台中縣社會處,不是「通報之後就沒自己的事」,對社工人員來說,對高風險個案應有的態度是「不分你我、全年無休」,南投縣社工單位也應該追蹤台中縣處理進度。


彭懷真說,這個悲劇事件,顯示出國內對高風險家庭、個案的通報警覺性不足,才有如此漏洞百出的疏失;沒有追蹤後續,就是虎頭蛇尾交差式的通報。


 
                   彭懷真老師針對近日大家來信的回應
 
彭懷真老師寫於99.4.21.下午4:28
 
各位好友:

最近關於我接受聯合報訪問所引發的風波,有幾件事要說明:
第一,我已經向校長、院長、系上同仁辭社工系系主任之職,在完成碩士班口試後卸任。
第二, 我是被動接受訪問,採訪我的聯合報記者如此回覆我


彭老師,

真的很抱歉對您帶來困擾。其實我們報社的人,相信你沒有講「官僚殺人」,我也沒有寫「官僚殺人」。標題「社工的疏失太嚴重了!」就是我寫出最嚴厲的字眼了,也是我們討論看是不是有疏失之處。
真抱歉。今天我們民意論壇聯合筆記,孫蓉華小姐有寫一篇類似的文章。她是報社前輩,她很相信你不是會這樣講述的人,報社中央台一直加油添醋,最後變成很嚴厲的一篇文章,也不是我預期的。
很謝謝老師那天接受我的採訪,但卻造成困擾。謝謝。


第三,我對系上老師表明:我並非無法對抗外界對我的指責,只是不忍心東海社工也變成箭靶。更不希望見到許多人因此質疑、羞辱、杯葛東海社工。我在二十二歲就參與媒體的工作,二十九歲到東海社工兼任,三十三歲開始專任。三十多年來,因為媒體平台,努力推廣社工。但也可能因此惹出爭議,所以我想「彭懷真還是單純做彭懷真好了」,我還是無法改變父母給我的名字:「懷著真誠待人,用愛心說真話。」即使對深愛的社工界,也應該如此。


第四,我今天投書給聯合報民意論壇,內容如下:
寧可被火燒盡,不願人生朽壞
彭懷真(東海社工系副教授)20100421
當聯合報以很大的字體呈現:「彭懷真:社工的疏失太嚴重了!」這使曹姓女童被她母親帶著走向死亡的事件出現了兩個焦點,一個是「社工」,一個是「彭懷真」。社工被彭懷真批評,也因此被很多人指責。彭懷真則被一些社工、社工的組織、社工的家長指責。
我在這幾天學習很多,被罵是一種很特別的經驗。對於有時透過媒體批評現狀、反省時事的我,遭到如此對待,又是另一次可貴的學習。有不少對我的指責顯然很生氣,當我在十八日晚上十點接到聯合報記者的訪問,對方述說女童悲劇時,我也很生氣。所以,太生氣是一種力量,可能帶來傷害,也可能產生強大的副作用力。我要對因為被動接受訪問所帶來的傷害抱歉,尤其是對我投入超過三十年的社工界。我感謝很多的指責,包括昔日的學生,因為出於愛心的誠實話,非常可貴。不過,我還想在此述說一些出於愛心的誠實話。
還記得八掌溪事件,那時我痛心地撰文,批評消防救災體制。還記得邱小妹妹事件,我也寫了文章,對醫療體系的疏失嚴加指責。如今,小小曹的死,難道我們社工真的沒有疏失嗎?不該痛下決心反省檢視嗎?


多年來,社工已經提升到廣受重視的位置。我們的一一三能夠與警方的一一零、消防的一一九同樣為大眾所知悉,也應該接受與警察、消防一樣的標準,雖然人力、財力、物力都無法相提並論,但積極救命的態度,還是不能打折扣。畢竟,在救命救家庭之時,無助的案主才是我們社工無怨無悔投入的關鍵。社工這職業的確資源不足、人力窘迫,但我們不能脆弱,因為有太多太多比我們還脆弱的案主。


對於台灣、對於社工、對於社工教育,我都恨鐵不成鋼。這些天,很多對我的指責是「對社工的要求太高了,你自己做得到嗎?」我是老師,難免會希望學生更好。我是自我鞭策的實踐者,在擔任學務長時,就是二十四小時待命,即使是年假,我也只北上吃了年夜飯立即返校。兩年多,處理了十一件喪事。目前我也義務地帶領二十多位社工,他們分別從事街友、低收入戶、身心障礙訪查、身心障礙者就業安置、隔代教養等工作。多做,總是比少做好,「寧可被火燒盡,不願人生朽壞」,這是我投入社工的自我期許。


社工界的朋友,妳/你一定會覺得我在唱高調,不能同理心體諒社工的苦。但對於弱勢者,他們的苦如果沒有社工體諒與幫助,那是何等的痛苦!
在「彭懷真:社工的疏失太嚴重了!」剛刊登的週一清晨七點多,我接到一個報社總經理的電話,他說:「我要檢討我們報紙為什麼會漏掉這麼大的新聞。」我說:「別責怪記者,昨天是禮拜天呢!」他立即說:「新聞工作怎麼會有週末?」總是讓社工不舒服的媒體沒有假期,社工界的好友,還是多擔待吧!


這幾天,我忙著各項會議,有三個會議是與招生有關。對於近日錄取東海社工的年輕人,我還是要講真話,這行業又辛苦又無法領高薪,現在如此,未來也不會有很大的改變。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救了一個生命,挽救了一個家庭,你就能體會為什麼台灣還有六千多位社工在高度壓力、在惡劣的工作條件下持續用大愛與專業付出。
 



 
 
  第42屆楊宗澧系友發表在facebook的文章
 
(本文經作者本人同意刊登)
 
弱勢社工服務弱勢案主?! ◎楊宗澧(民間司改會執行秘書)

日昨新聞報導曹姓婦人帶女兒燒炭自殺身亡消息,各大媒體不忘訪問主管機關、地方首長以及專家學者,三者的箭頭竟均指向基層社工人員的不作為。主管社政福利的內政部長江宜樺「坦承」社工、警察不夠積極,要求召開會議檢討所有通報體系;台中市長胡志強認為社工不夠積極是悲劇發生主因;更有社工學者彭懷真教授直言:「社工疏失太嚴重」!


每當類似的社會新聞事件發生,台灣社會總能群起檢討,但除了「追究責任」,更可怕的是對於個案與制度之間的見樹不見林,而使得制度殺人持續發生。傳統上,許多民眾對於社工角色的刻板印象仍停留在愛心、熱情等基本要件,卻不見思索發展健全社工制度的呼籲,筆者試圖從本身經驗,對「弱勢」的社工現象提供一些「非典型」的看法。


以筆者本身與社工人員的接觸經驗為例,民間司改會自2008年底開始,陸續接獲許多從事兒虐、家暴及性侵案件的社福團體陳情,舉發台北地院家事法庭法官不僅對於當事人缺乏性別意識,更對陪同出庭的社工專業不予以尊重,對社工頤指氣使,甚至要求社工離開法庭等不妥適的法庭行為態樣,司法院雖於去年三月底緊急將該法官調離現職,全案並已由監察院介入處理,然至今仍未見下文。


再者,第一線社工經常反映,社工常需面臨施暴者可能的威脅,例如:言語騷擾或肢體暴力;而開庭時經常在公開的法庭中暴露社工個人隱私資料給法院抄錄。社工人員的人身安全問題始終存在,只見內政部要檢討通報體系,卻不對社工人員的人身安全議題提出任何積極性的保護措施。更有甚者,主管全台灣最多中低階層社福業務的台北縣政府社會局,今年初竟傳出以削減約聘社工薪水的不平等勞務條約方式,直接剝削第一線社工人員。這是社會工作學術界與實務界都知道卻不願面對的真相!


社工人員在角色、職權上均不等同於警察、檢察官甚至法官,我們並非要求社工該擁有如同司法人員般的公權力。但在不對等的權力結構下,社工人員卻要面臨被壓迫、剝削的職場困境,且始終不見政府願意誠實面對,反以社會輿論壓力來要求「弱勢」的社工保護最「弱勢」的案主,也難怪在這充滿菁英氛圍的台灣社會中,社工人員士氣會如此低落。


其實,舉凡家庭暴力防治法、性侵害防治法、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等相關法規,均明文指出相關當事人在司法程序中需有社工人員陪同,當中肯認了社工人員專業的諮詢角色及地位。但我們看見司法實務上卻是將社工摒除在專業的團隊關係中,傳統的司法社工領域做的是收拾爛攤子的工作,少有預防功效。無論是從第一線的警察機關、檢察署,再到法院或者監獄中,社工的功能甚少受到重視與發揮,因此大部分人便只能抱怨:只看到被官僚「收編」的社工,卻少看見「自主」、「有機」的社會工作者,然而,從新聞的當下時點來看,或許正是檢討社工角色定位的時機了!
 

  
 

 
系友會部落格的留言
(未經當事人同意
讀者請勿引用)


(請轉看心情分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